当前位置:首页 >> 感悟生活

生命禁区的雪莲

时间:2022-07-14   浏览:0次

生命禁区的雪莲

龙天尧

我一直难以想象出在成年冰天雪地的雪域高原上会有生命的存在,但在西藏就有这样的生命存在,它就是极其珍贵、曾被唐朝边塞诗人岑参赞为“西域奇花”的雪莲。

雪莲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有特异的香味,它不但是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也是举世闻名的珍稀中草药。千百年来,雪莲被敬称为“圣人草”、“高山玫瑰”等等,雪莲一直被人们看作是圣洁的化身,还象征着吉祥兴旺的生活和纯洁高尚的爱情!雪莲不仅美观,不畏严寒,傲然挺立在雪山之巅,更为寒冷的雪域高原铺满浓浓春色。在西藏一个被称为生命禁区名叫里孜的雪域边关,不仅有极其珍贵的雪莲在茁壮生长,更有一群鲜活的生命——边防军人仿佛雪莲一样在默默地释放着他们对祖国和人民一生的忠诚与圣洁的爱!

在西藏里孜雪域边关扎根十多年我的云南老乡方家华,就是那群边防军人中让我感动得潸然泪下的一个人,他如雪莲一样圣洁高尚的故事常常让我感动不已——

有一天,一位尼泊尔商人牵着一匹驮满货物的马登上了方家华所在的里孜渡河班的渡船,可就在渡船刚刚渡到河心的时候,由于风大浪高,使渡船摇晃不定,马匹因此而受惊便驮着货物落到了冰河里。那位尼泊尔商人眼看自己的货物就要被河水冲走,他便急得一下跪倒在船上痛哭着对方家华说道:“解放军同志,求求你救救我的马和货物,那可是我们一家的全部财产啊!”

望着尼泊尔商人痛苦万分的样子,方家华那一刻或许想到了自己远在万里之遥云南的父亲,或许他什么也没有想,他几乎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就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冰冷刺骨的冰河之中……

里孜渡河班的战士们告诉我,类似的险情他们经常都会碰到,但每次都要务必在10分钟之内排除险情,不然的话,人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只要超过10分钟就会有生命的危险。然而,那一天方家华却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足足泡了15分钟!当那位尼泊尔商人在冰河边接过方家华从冰冷刺骨的冰河里抢救上来的马匹及全部货物时,他早已被方家华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而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方家华那种舍己为人遇险而上的感人形象,仿佛电影一般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一直让我难以忘怀,我甚至常常都会在眼前清晰地浮现出他跳入冰河的那一幅感人画面来!里孜渡河班的战士们对我说:“对于身为老班长的方家华来说这种事太平常了,这个故事其实几乎只是他成千上万个感人故事里的一个罢了!”他们于是又为我讲述了方家华另外两个感人的故事来——

有一天,里孜渡河班接到上级的通知,尼泊尔木斯塘王要经过里孜渡河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那个会议级别较高,上级要求渡河班在接送尼泊尔木斯塘王时要确保万无一失。那一天气温已下降至零下30多度,并且里孜河上已结了一层薄冰,但当渡河班的战士们接到上级的通知后,方家华就带领全班战士从早便做好了一切渡河的准备工作,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木斯塘王一行20多名官员才抵达里孜河渡口。俗话说:计划不到变化快,当载着木斯塘王一行的渡船只有10米左右就可以靠岸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意外地发生了:从上游冲下的一块巨石将渡船死死地卡在原地使渡船动弹不得,方家华面对险情依然未及多想便带领全班战士迅速跳入寒冷刺骨的冰河里,用肩膀扛起跳板,让木斯塘王一行从战士们扛起的跳板上平安地走到了对岸……

另一个故事则发生在某一天的深夜里。那一天当地藏族同胞扎西的小儿子拉巴发高烧生命危在旦夕,为此,扎西顶着风雪来到里孜渡河班要求方家华用渡船把发烧的小儿子拉巴送过河去县城医院就诊,方家华当即叫醒全班战士并用温暖的军大衣裹住小拉巴迎着风雪跑向渡口。

那天深夜的气温已是零下20多度,人一出门就会被冻得四肢麻木,因此如要渡河十分危险,但方家华却依然带着战士们手握冰冷的钢绳,使足全身的气力拼命地拖船,每前进一米都是那样的艰难。那时河面上的冰块撞击在渡船上发出的咕咚声和战士们为扎西的小儿子拉巴心急如焚的扑咚声汇合在一起,在这个冰冷刺骨的深夜里响得那样让人揪心!经过方家华带领战士们一个多小时的奋力拼搏,扎西父子俩终于被平安送到了希望的对岸……

正因为方家华在平凡的里孜雪域边关上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一腔挚爱,忠诚地履行着一名边防军人的职责与使命,认真践行着自己人生的价值和报效祖国的光荣与梦想,默默地奉献着他对祖国和人民一生无限的忠诚与圣洁的爱,为此,他不仅曾先后1次荣立一等功,2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部队嘉奖,同时还被成都军区树立为“优秀士兵标兵”,并被评为“西藏自治区十大优秀青年” 及光荣当选为西藏自治区人大代表……

后来方家华告诉我,西藏里孜雪域边关曾被称为生命的禁区,因此,在这里当兵,不仅要学会向生理极限挑战,与缺氧一争高低,更要在生活上与寂寞抗争并把孤独当成一杯美酒独自吞下,由此可见在西藏里孜雪域边关环境的极其艰苦与万分恶劣。

西藏里孜渡河海拔4700多米,渡河地处中尼边境,是西藏西三县通往尼泊尔的唯一通道,同时也是雅鲁藏布江第一渡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个渡口。在这里方圆数百公里看不到一棵树木,放眼望去,光秃秃的雪域高山上,除了黑黝黝的石头还是硬梆梆的石头,冬季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0多度,穿着皮袄也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为此,里孜渡河班的战士们一年四季只能用干牛粪取暖,吃罐头食品,吃那些味同嚼蜡的脱水蔬菜……而到了冬季,要吃上一餐新鲜蔬菜简直就是最豪华的奢望了,更不用说在冬季里当把饭盛到碗里如遇寒风一吹,那碗里的米饭瞬间便成了硬如石子的米粒。

在里孜雪域边关年平均风力达5级以上,每天中午一过便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每年只有夏季方能在山脚下依稀能见一点绿色,据说,战士们每年夏季第一次见到绿色,就仿佛过节似地异常的欣喜与激动,为此,有人曾这样形容里孜雪域边关环境的恶劣: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夏天穿棉袄,风吹石头跑……

我问方家华十多年来他为何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也丝毫没有动摇过他扎根里孜雪域边关的念头,他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而是这样对我说道:“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来里孜雪域边关后却流过两次眼泪……”他对我说道,“刚到这里的时候,面对呼啸的狂风和每天因缺氧而引起的呼吸困难、鼻子流血、嘴唇干裂、头痛难忍的种种高原反应,我也曾动摇过,特别是当我看到和我们一块参军的一个战友因缺氧造成可怕的肺水肿而牺牲在茫茫雪地里时,我和其他新兵一样都为到此当兵而后悔地哭了……可后来是老班长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我,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懦弱。你不知道,老班长从他当兵的那一天起,他就整整在这个环境万分恶劣的里孜渡河上渡了十多年的渡船啊!因此,他被评为全军的优秀班长和军区学雷锋标兵……记得当他转业就要离开里孜雪域边关的那一天,他把我带到了渡河边上,那时他一手紧紧地握住拉船的钢绳,一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双手,只见他双眼湿润地望着我想说什么但却又哽咽着难以开口,半晌,他才恋恋不舍地哽咽着对我说道:‘家华,渡河班就交给你了,说真的,我确实舍不得离开这里啊……’话未说完,老班长就流泪满面而泣不成声了……那一刻,我也在老班长的感染之下哽咽着潸然泪下,也只有在那一刻我才深深地体会到:从我们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在我们的双肩上其实也就肩上了祖国和人民的重托,而对于一个边防军人来说,在他的一生当中,没有什么有对祖国和人民的这种忠诚与爱无比神圣的了!”

听着方家华的一席话语,我在感动之中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不畏严寒、傲然挺立在雪山之上、为寒冷的雪域高原铺满浓浓春色、曾被唐朝边塞诗人岑参赞为“西域奇花”、一直被人们看作是圣洁的化身和爱情的象征的雪莲来,我想,方家华以及那些多年戍守在里孜雪域边关的边防军人,他们对祖国和人民一生无限的忠诚与圣洁的爱,不正如这圣洁而又高尚的雪莲吗?!

电话: 13769370199 0873---3810003(办)

电子邮箱:lty13769370199@yahoo.com.cn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贵州癫痫医院哪家治疗专业
哈尔滨什么医院看癫痫病
哈尔滨哪里医院看癫痫
小儿癫痫治疗的方法是什么呢
相关阅读
给你的365夜晚安·第七夜
· 给你的365夜晚安·第七夜

今晚散步的时候,我告诉你我手机里有很多星星,问你要不要看?没想到你就抢走了我的手机,输入锁屏密码认真的看了起来,然后找不到又反过来问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