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摘抄

风吹心动(一)

时间:2022-07-14   浏览:0次

你听过缘分吗?你相信有缘吗?

不早不晚,没有刻意的安排 ,简单的不期而遇,是人们常说的缘分;相识相知、相伴相爱是缘分;不言而喻,互相懂得彼此珍惜是缘分。久别重逢也是缘分。缘分的风吹过 ,吹开各色的花,吹开各人的心动。若把缘分限定为爱情的因果,未免有些局限。有的人家有千金 心里却一贫如洗,有人日子清贫,却也能在这个充满未知的社会里咬牙坚持着 偶尔收获平凡的幸福。有钱人的快乐,像我这样受限的想象力是想不到的 。我只知道,大部分的人还是和我现在岸的这一边,那么认真的努力着作为一名平凡的普通人。作家常说“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试问,哪个生命体又是完全相同的呢?即使是如今的克隆技术,个体的差异和特殊,其实也很普通。不想去追问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像个深渊,至今没有人看到尽头。注视深渊太久了,反而会陷入迷茫。索性不问不想,早先已有了那么多的理由,挑一个喜欢的接受,或者 别问为什么,接受 存在即是理由。普通人即使活得再通透,也会有困扰,有心动。

岁月这条路,围绕着生命的树干前进着反复着,此时,又是一年春好处。

18年的早春,赴了一场旅行的约定。和晓会还有李俊一起,去了一趟云南。每一次旅行,如同一次品茶。回到学校5天了,旅行结束已经整整十天,像一杯茶,品茶的时间很重要,最好的时候茶还热着却不烫口,悠悠缓缓一盏下肚,口齿留香。旅行归来,休整了疲惫和匆忙,于是,遇见的那些缘分便慢慢的泡出了茶香。有人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戏剧,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对此,我深以为然。而且,有的主角在追忆这场戏剧的时候为了增加艺术性和妙趣也会加以润色。不过,几年来,习惯了行由心止,也无旁人想讨好,只想随心写下来,作为回忆也好 谈心也罢,记录途中真实的“缘分”和心情。

2.24号,在云南大学,遇到一个老人,大约六七十岁,说话和蔼、眉目慈祥。老人靠近的时候,我们三个正坐着在拍可爱的小视频做动画。左手边是李俊,右手边是晓会,云大的年代感遇见春天的风清天蓝,年轻人的愉悦心情估计和那日的太阳一样光芒万丈。

起初,老人以为我是四川的女孩,上前询问,一来二往聊天也还算融洽。后来,老人说的话既让我惊讶,也唤起了李俊的警觉,让我们结束了对话与老人作别走开。老人说遇见有缘的人他喜欢说上几句,当我们几个笑着说让老人看看我们有没有对象的时候,他认真的看了看我,具体的言语我是记不准确了,那段话的大意是这样的:多少谈过一点。但是现在你不要谈恋爱,你还要读研,要工作,如果谈恋爱就会有影响; 大概是这样的内容,只怪我记性不太好,回忆出来感觉总还差了些什么。 李俊的警觉想来是职业敏感,由于担心遇到骗子她捏了一下我的手示意,我随即收起了我的好奇心回看了她一眼。整个动作被老人尽收眼底,于是这场对话没有继续便草草结束了,我们笑着和老人说了再见。在云大简单的逛了一下,一路上我既希望遇见老人,又害怕在遇见他,说不上来,心情有些复杂。 害怕的是:老人是怎么知道我没有男朋友?又是如何在三个人里知道独独我要考研? 走回来,终是没有再遇到那个老人,好奇也就从旅行的第一天悄悄的陪着我直到现在。 “多少谈过一点”这样看似模糊的回答对我荒唐、短暂、又模糊的恋爱史其实是更为贴切的概括。背了一个短暂的名,却未有过一场自己真正完成的恋爱,这些匆匆,每每回忆之时,感觉有万千倾吐,但最终都又无话可说,年少的错遇和狼狈,不说也罢。我也有想过老人是骗子,可是为什么?还是想不通。离开云大之后我们一起去金鹰B座吃泰国火锅。回到当天我执意要住的青旅时,已经是晚上了。付豪难得的给我发了微信,言简意赅的说明来意,前天和我们一起唱歌的他的同学说有些明确的什么想法,请他给我要号码。于是,老人的话第一次回响。大学四年,遇到过心动的,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争取不是靠近,是放弃和远离。遇到过表白的,内心只是隐隐的难过然后或委婉的拒绝或者直接找了理由直接结束。常和朋友们笑说,我的心只能做一件事,我只要金钱不要爱情。

从那年在日记里这下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每一年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我都清楚的知道。克制了感性让理性做主生活,简单又平静的到现在。有人因懒致贫,有人风流成性,而我,早早的习惯了自在的独处。世间百态,一个人一个活法,看似有很多选择,其实性格在这里,即使不是眼瞎心盲也像看不见,没有什么可以多说。即使没有老人的一番话,我也不会就轻易的动心,可也因为老人的话,这一次,我的拒绝那个同学说话之前就开宗明义了。突如其来的烂桃花可以解释为巧合,老人不可能是神仙,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是没有神仙的,我们的结论是,他应该会看相。一部分人的性格是写在脸上的,在眼睛里,能看见。有人的性格是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中,能感觉。我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做什么样的选择,其实很早之前,我在过往的日记里就找到过答案。 与老人的相遇就写到这里,至于老人说的话,若还是回响,便仍由它回响吧。反正日子用有它的相遇。算是缘分,这回忆,我也珍惜。


武汉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儿童癫痫更好
长春哪家治疗癫痫医院正规
专业的癫痫疾病医院该怎么找
相关阅读
爱过,痛过,终究要放过
· 爱过,痛过,终究要放过

有一朵花叫彼岸花,从前恰逢其时,花开半夏,情暖人间。从此花开两岸,各自天涯,不复相见。有一棵草叫断肠草,一别经年,情海两茫茫,重逢再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