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摘抄

爱之劫

时间:2022-07-26   浏览:0次

(1)那个女孩

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在海湾村,海平面上的太阳依旧如此,东升西落。

渔民们早出晚归,带着补了十几次的破网,向那大海更深处寻觅,渔民们总是在出发前祈祷,希望能碰到迁徙鱼群,那样就一个月不用再出海了。

出海时,村里的男子结成队伍,这样不但可以围困鱼群,还能一起对抗神出鬼没的鲨鱼。

而这一次出海,扑鱼队里来个小伙子,小伙子就一条破船,手里拿个鱼叉。

作为队长,王远其实一点都不想带这么个累赘,不过小伙子也说了,只是跟着他们出海,事后不分扑鱼队一条鱼,作为免费劳力,王远勉为其难的就答应他了。

渔民们只知道少年叫海天,是从山那边村子来的,具体山那边哪里,少年也没说过。

少年话很少,只是撑着个小船,低头奋力划着浆,紧跟在渔队后。累了,就随小船飘,自己却望着天边云朵发呆。

远处的海岸线愈来愈小,此时太阳却正值当空,热是热了点,可总比暴风雨好多了,每个渔民都轻松的笑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扑鱼队已经进入了一片都是蔚蓝的空间,水下偶尔跳动一下,跃出一两条银白色的小鱼。

他们停下了划动船桨的手臂,以此地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围绕出一片区域。

接下来便是渔民的天下,一张张网向牢笼般倾洒到海里,一袋袋鱼饵如雪瓣一样,飘落海里消散。

无人注意到少年却慢慢驾着小舟向更远处摇晃去。

海天此行并不是来打鱼,而是要得到一样东西,只有这样东西才能治好她的病,想起她,海天心中一片温软。

阿娇,一个渔夫的女儿,也是让海天心中最挂念的人儿。

阿娇从小就有一种怪病,一发病心绞如麻,手足抽搐。

阿娇和海天是在海边涯山上认识的。

那天出海的海天碰到了发病的阿娇,那天也是海天救了发病的阿娇。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看着海天手腕未干的血迹,阿娇第一次哭了。

“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对啊喜欢你,就这么简单,有些人就是想的太多,多的都不理解喜欢你最初的含义,只是想看你的笑颜。

阿娇笑了,这也是她第一次笑。从小的病痛都让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一丝期望。每一次病发,就是一次轮回。

可是这一次,她却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像这个世界,还有那么一点点让人留恋。

阿娇笑了,海天也跟着傻笑,两个人就跟疯子似的在海涯上笑了好久。

生活还得继续,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力,打鱼也是海天一天必须要做的事。

曾经平凡的日子里,海天一再抱怨老天,没给他生个好人家,他实在是太累了,快要放弃了。

自从遇到了阿娇,海天却又信心满满的,他霸道的想把笑容永远留在阿娇的脸上,所以他行动了。

从一个老道那里,海天知道了阿娇得的病,是绝脉,活不过17。

阿娇今年16,活不过17?海天的世界顿时漆黑一片,脑海里只想着活不过17。

老道见海天脸色煞白,便随后说到,曾经有个古方,治好过此病。

以天山冰蚕为引,拌真爱之人心头精血,在五月初五阳烈之时,服海龙之胆,方可消除经脉之污秽,使其脱胎换骨,如获新生。

三样物品,海天独占两样,因为他的血可以缓解阿娇病情的原因,真是因为心脏处的那点白块——冰蚕。

冰蚕并不是一种蚕,而是让人厌恶的蛊虫。

海天体内的冰蚕是母亲临走前送给他的最后礼物,母亲是越闽人。

治好阿娇的病,独缺海龙胆。

海天划着小舟,一直飘到看不见渔民处,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举在手里张望片刻,眼中一片狠色。

瓷瓶中粉色碎末随风飘落海水中,顿时小舟下一片鲜红。

而远方的波浪也急剧翻滚起来。

海浪打地海天的小舟上下飘摇,密密麻麻的黑色鱼鳍,向海天聚过来。

白色的,白色的……

海天嘴角疯狂般狠厉,在鱼鳍寻找着那个白色的。

老道说过白色的鲨鱼是海龙。

不好,小舟下面有东西冲撞而上,瞬间碎裂的小舟和海天一起飞向半空。

是白色的!

撞碎船的鲨鱼是白色的。

紧握手中鱼叉,海天落水前,狠狠地将它插入那雪白的鱼脑袋。

周围的鲨鱼纷涌而来,海天的腿上,后背,手臂,皆被咬住,可奇怪的是,咬过海天的鲨鱼像碰到天敌似的,纷纷后退,鲜红的血液融入海中,周围鲨鱼碰到那血迹,都纷纷后退。

海天知道,自己的血一直都这么神秘。

海龙胆拿到了,抱着一块浮木,海天迷迷糊糊的向渔民方向划去。

五月五,端阳节,海天自从那次出海回来,就一直躺在床上,虽然得救了,但是失血过多,又寒气入侵,他病的不轻。

今天端阳节,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阿娇的病可以治好了。

依旧是那个初见的海岸,依旧是阿娇在等他,只不过阿娇身旁的老道,却让海天心中微微不安。

“海龙胆拿到了?”老道问。

“嗯”海天答。

“那就给我吧!”老道伸手道。

“我要亲自给阿娇治病!”海天不为所动。

“阿娇啊,看来这小子真的是喜欢你!”

老道摸着胡须,眼神却渐渐冷了下来。

“阿娇……”

老道对阿娇亲昵的神情,让海天不知所措。

“你不是要救阿娇吗?海龙胆拿出来吧”

老道步步逼近,阿娇一直望着海面,丝毫没有转头。

“嗯,海龙胆”改天从口袋里拿出珍珠般的圆珠,递给老道。

他什么都没问,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拉出一个铜碗以及一柄锋刃。

自己的心头之血,是这个颜色吗?

海天尽力将铜碗轻轻放在一旁,再也撑不住倒将下去。

老道端起铜碗,走到阿娇面前,“娇儿,他母亲给你下蛊,就应该想到这一天,喝了它,重新开始吧!”

“是,师傅!”阿娇脸上无悲无喜,喝着没有一丝腥味的血液。

他的血真甜。

……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信阳癫痫治疗专科医院
哪些治癫痫的方法比较好
长春的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
爱过,痛过,终究要放过
· 爱过,痛过,终究要放过

有一朵花叫彼岸花,从前恰逢其时,花开半夏,情暖人间。从此花开两岸,各自天涯,不复相见。有一棵草叫断肠草,一别经年,情海两茫茫,重逢再无...